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正午的教学楼向来是没什么人的,这个时候就算在走廊飞奔也是不用怕撞到人的。

女孩在走廊步履匆匆,周围就像是特意清场了一样。

她们跑动时风荡过裙摆,吹起好看的弧度。跑在前面的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跑动时马尾一摇一摆的晃动着,像是勾引猫咪的逗猫棒。

她叫云素,而被她拉着飞奔的女孩名叫洛鸢,她们是一对恋人。

不过,这是个秘密。

洛鸢本来好好的待在教室休息,谁知云素过来抓着自己的手就往外跑。

云素力气天生就大,洛鸢的手腕登时就见了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出了教室。看着步速极快的云素,挣脱不开的洛鸢只能认命的跟着一路小跑。

洛鸢也不知云素发哪门子疯,也不知会被云素拉去哪里,她只管放空大脑跟着云素一路小跑。

洛鸢暂且放纵着自己,不问目的,不知去处,肆无忌惮。

这难得的放纵是鼻尖微风的气息,又带着一丝小甜美。
云素连拉带拽地硬把人拖到了办公楼旁的死胡同,也不管洛鸢被自己拽得不稳,伸手一拉一摁,刚才还在云素身后的人就在了面前。

学校错综复杂的地形造就了无数隐蔽的角落。

比如这条死胡同,两旁是灰白的水泥墙面和生了青苔的破旧红石,唯一的隐蔽的观看位置只有上操场边缘。

不过冬天一过,草木从红石墙缝里抽出,到了夏天,枝叶密密的挡住他人窥探,唯一的观众席便也消失了。

这是个违反校纪的好地方,而且空气清新。

洛鸢被云素这么一摁,只感觉肩胛骨都要磕碎在水泥上,肩膀也捏在云素手里,肯定红了,洛鸢心想。

皱了皱眉,叫人放手的话还没出口就叫人堵住。

用嘴。

洛鸢只觉得快缺氧了。

这个突然的吻与以往大相径庭,更凶悍,也更暴躁,洛鸢感受着落在唇上的力道,这力道称得上蹂躏,全然不似以往慢条斯理。

洛鸢觉得自己永远学不会在这种粗暴的吻里换气,云素呼出的气息打在洛鸢脸上,她却无法呼吸。

云素偏了点头,两人的牙齿磕碰在一起,平时不会注意到的声音此刻在洛鸢耳内轰鸣。洛鸢倏地委屈起来,却别扭的不愿显现出来,只假装不懂云素伸出舌头舔舐齿例的暗示,闭紧了牙关。

“为什么不张开?”

云素离开了方才蹂躏的唇,发问。

云素的声音向来文文弱弱的,不认识的还以为她脾气多好。

洛鸢看着云素眯了眼,像是打着什么坏主意,下意识往后贴了贴,有些戒备。

云素却没什么动作,只是把洛鸢圈在自己与墙之间,又吻了上去,之前钳着肩膀的手温柔的垫着洛鸢的后脑勺。

这次的吻,更像孩子气的触碰,双唇辗转流连,只是紧贴,不做深入。

舌尖柔柔的舔上唇珠,更像小孩子舔着自己心爱的糖果,弄得洛鸢唇上有些发痒。

就在她放松戒备时,锁骨正中的凹陷处被人不轻不重的按了一下,下意识的干呕让洛鸢紧闭的牙关无法咬紧,生理泪水止不住的流出,视线模糊一片。

洛鸢拼命的想偏开头咳嗽几声,却被早做准备的云素摁住脑袋,长驱直入再无阻拦,刚才孩子气的亲吻好像从来不存在,一如之前的粗暴。

勾缠着,吮吸着,舔舐着,洛鸢只感觉头骨痒得要命,恨不得掀了去。洛鸢呜呜的挣扎着,眼泪流的更凶,眼前全是模糊的色块,迷乱又虚幻。

缺氧带来濒死的快感,洛鸢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尾被抛上岸的鱼,支棱着尾巴翻白眼。

不知过了多久,洛鸢才回过神来,只觉得脑袋还有些晕乎,那个来势汹汹的吻却已经结束了。

洛鸢摸了下唇边,手上果然沾了点红,“花了。”

洛鸢看着云素唇上斑驳的口红,眼角分明还挂着刚才呛出的泪珠,面上却又是冷冷淡淡的了。

“看我干嘛?要我还你吗?”

云素拿那双狐狸眼扫了下洛鸢,挑逗又似挑衅的舔舔唇,笑了。

“明天你又得上妆了。”洛鸢瞪大眼看她,脸上却还是冷淡的样子,“不小心太用力,等会就会现瘀痕了。”

“虽然之前也还没消。”

云素轻飘飘的说完,偏还摊了手做出一副无辜样,看着讨打的很。

洛鸢却是懒得理她,“走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