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那个人赤着脚踩在木地板上,神情空茫,干净到透明。

身体仿若无骨,每一寸躯体都柔软的贴着玻璃墙,阳光西斜,在锁骨凹陷打出深浅不一的阴影。

左手环绕到右,托着嶙峋的右肘,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烟,烟雾缭绕上升缓缓消散,脚边的影子也不停扭曲蜿蜒。

不合身的睡袍衣领倾斜着滑落,卡死在曲起的手肘,凌乱如水草的泼墨长发遮挡了右臂的朱砂痣。

安静的像是一幅画。

自点燃就未抖落过的烟灰终是支撑不住落在地上断成几节,安静的画终于被惊动,眼睑缓慢的合开,空茫的神情如潮水褪去。

嘴角迅速弯起,勾画出一个笑容,手指在左边眯起的眼角比出一个爱心,虎牙在唇间露出一点白色的光。

一如往常。

我走过去,看着她。

她也依然是那副笑着撒娇的模样。

我将她手中的烟抽走,捻灭。

她也仍然是笑眯眯的,一言不发。

“我买了你喜欢的伏特加,青柠味的,假期去看你,好不好。”

她偏头避开我的目光,形状优美的嘴唇轻抿,锁骨被动作伸开的肌肉显得更加精致,笑容变得淡而缓,轻薄又柔软。

“好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