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你喜欢北极吗?”她突兀的发问,手中的笔尾不停点着木质书桌发出笃笃的嘈杂声响。

  
  你抬起头注视着她,她却又低下头去躲开了你的视线,你只看见她细碎的睫毛密密的颤动,鼻腔发出一个黏腻的表示疑问的鼻音。

  
  她似乎有些挫败的趴到桌上,笔不再频繁的敲击桌子而改去盘绕她高高束在脑后的马尾:“不,我是说,你去过北极吗?”

  
  “很遗憾,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答案。”你翻动书页,回想起那次放暑假回到家发现却空无一人,只在客厅的桌上找到了张银行卡和下面压着的父母留下写着去冰岛旅游和银行卡密码的字条的糟糕往事。
  
  
  “好吧,”她真的挫败起来,拖长的声音让失落清晰可闻,“我知道。”
  
  
  你仍是注视她手指又翻过一页,毕竟那么糟糕的暑假是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她的父母也一起去了。

  
  “但是你一定要去看看啊。”

  
  “毕竟你的眼睛……美得像是北极十二月的星空。”

  
  “那里有数不尽的、细沙般的星,而其中有一颗现在在向我眨眼睛。”*
  
  
  她终于用那支笔把马尾绾起,笔斜插在纠结的青丝中固定好,颈项像天鹅般优雅抬起,她不再躲闪你的目光。
  
  
  她说。
  
  
  “我是说,我们一起。”
  
  
  
  
  

  
  
化用『数不尽的、细沙般的星,其中有一颗在向我眨眼睛。』
出自芥川龙之介的《侏儒警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