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她推开门走进房间,毛绒绒的大棉拖趿拉着,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像一串密集的鼓点。
  
  
  跟随音乐节奏,你敲着平板,用手指捕捉那些试图流窜出屏幕的音符,头也不抬。等到音乐播放完毕,大大的S从屏幕中弹出,你才终于放松了绷紧的大腿,把它从安放平板的职责中解救出来。
  
  
  举起平板伸了个懒腰,腰椎关节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你又活动一下酸痛的颈椎。
  
  
  你突然感觉有冰凉的细长物体攀上裸露的肩颈处细细揉捏,冷得像冰块,你能感受到与其直接接触的皮肤,都被冷气激得冒起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手怎么了?”你扭过头去看身后那人,眼中带着询问,毕竟三九天她的手也从未这样冷。
  
  
  “嗯,怎么了?被冰到了?”她瞪大了眼睛回望过来,手上揉捏的动作不停,口中还催促道,“快转过去啦,这样我不好按的。”
  
  
  你顺着她的力道转回头:“真的没事?”
  
  
  “没事啦,我只是才摸过冰块,而且你屋里也太热啦,大冬天你居然只穿短袖短裤,小心到时候感冒。”她每到冬天都会絮絮叨叨的念你总开空调对身体不好,自己的感冒倒是一直没好过。
  
  
  你任她捏着肩颈,感受到手指的温度渐渐升温,享受的眯起眼摊在沙发里:“真没事?”
  
  
  “对啊~”
  
  
  “那你脸上怎么是红的,还有点肿,水喝多了?”
  
  
  “……嘛嘛,前女友了啦。”
  
  
  “被人骂人渣,还挨了人一巴掌?”
  
  
  “……”
  
  
  她开始撒着黑豆豆沉默不语,手指仍在肩颈轻点。
  
  
  “还没还手,对吧?”
  
  
  “……你知道的啦,好看的人在我这都有特权,女孩子的特权又格外多一些。我看见妹子眼线都晕成烟熏妆了,就更不忍心啦~”她又沉默会,终于接了茬,把川普七拐八拐拐成软糯的湾湾腔,软声撒着娇为自己开脱。
  
  
  “而且虽然我睚眦必报,但不会对女孩子直接动手啦,这是原则问题。”
  
  
  “你根本是舍不得。”
  
  
  “怎么会?只有对你,我才会舍不得。”
  
  
  “你知道吗?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看着屏幕面无表情,但嘴又无意识撅起来的表情像极了邀吻,你知道我有多想吻你吗?那一瞬间。”
  
  
  肩颈的手指停止动作,有呼吸凑近,吐息有节奏的拍打着你脸颊,耳边清晰的呼吸声和略急促的喘息,让你喉头不自觉发紧干涩,不知该扭头还是给她一个吻。
  
  
  她轻咬住你的耳垂,又瞬间松开。她开口,过进的距离让你能听清她唇齿发出的细响,热气顺着耳廓冲进大脑深处轰的炸开。
  
  
  她说。
  
  
  “我想吻你,你……想吻我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