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她懒洋洋的缩在床上,抱膝侧躺,长手长脚也没占多少位置,只是小小的一块。

瘫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拿着资料似乎在认真复习,但是你知道,她只是在发呆而已,早就神游天外不知归途。

你爬上床,床垫被压下陷的感觉和弹簧的声响终于让她回了神,她撑起上身活动了下肩胛,样子像只大猫,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像猫那样伸个懒腰,再下意识打个把舌头卷起来的哈欠。

她回神后的脸色反倒变得茫然了,如同迷蒙的懵懂孩童。

你抬脚踹上了她撑起后弯着的大腿。

被你踹了一脚后她终于不再茫然,但依然是懒洋洋的,歪头盯了你一眼,也没有什么笑模样,眨眼又垂头看着床单不动。

没有旁人时她总是不笑的。

你却被这一眼撩拨的呼吸一窒,喉咙紧的发疼。

你突然很想离她近一点。

再近一点。

近到可以看清她眼底深处封存的寒冰。

你还没来得及实施这突如其来的念头她就伸长手臂抓着你的手挪了上来,十指相扣。她的腰仍弓着,脑袋放到了你肚子上,算不得重只是压的有点难受,腿也绕了上来盘着你的腿。

她的皮肤凉凉的,身体的每一处都是柔软的弧,这扭曲的姿态让她又不像大猫了,像条寻着热源攀上来温暖冻僵的身体的蛇。

她的头一点点蹭了上来,停在你的脖颈。她的唇也是凉的,贴在你皮肤上,若即若离的触感如同她留下的细碎的吻。冰凉的柔软过后是坚硬的齿列,你知道她在拿虎牙磨着颈子上的皮肉,亲昵又危险,这是你们玩不腻的小游戏。

其实你分不出她的虎牙和其他牙的在颈子上磨蹭的差别,只能感受到一排坚硬的不规则物体刮蹭着脖子,有些痒,有些疼,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

这副狩猎的进攻者姿态,让她看上去更像是一条蛇了。

盘绕的身躯如同长蟒绞死猎物的模样,脖颈的尖牙好似将要狠狠咬下在你的血液里注入致命的毒。

有些包含着冷酷意味的东西浮出水面,就像她的双唇,看上去柔软,触碰时冰凉。

并不像伊甸园的蛇巧舌如簧,也不像青蛇那样轻浮勾人,只是冷冷的狩猎者,会杀死猎物,也会被其他狩猎者捕杀。

她只是条凉凉的蛇。

只是蛇而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