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暮夏

不是写手只是记录。
日常刷屏,谨慎关注【。】

在这里,我才是安全的。

封闭的黑暗的空间,狭小到足以令常人窒息,仿佛手脚都无法自如伸展。但有些人却依靠这种闭锁的空间才能顺畅呼吸。

于是,世界上又增添了一种新的疾病——狭小空间依赖症。

洛鸢固执地待在漆黑的房间,手机屏幕发出的无机质光线映得她脸色苍白,对房间门口砰砰作响的敲门声充耳不闻,一心一意地刷着手机,尽管上面的内容毫无意义。

“洛鸢!你再不开门我就断网啦!”

敲门的人似乎累了,暴躁的丢下一句对死宅堪比原子弹的威胁,便踩着仿佛要将拖鞋跺出高跟鞋气势的脚步走远了。

听到这句威胁,洛鸢只是转了转眼珠子,安静地点开音乐之后,她终于不再保持那个让她看起来是一坨蘑菇的姿势,平躺在了床上。手机从她手上滑脱,开始自由落体,在床垫上蹦跶几下后安静的趴在床上,尽职尽责地播放着蝴蝶夫人。

一切好像都是静止的,除了她的呼吸和流淌的音乐。

黑暗的环境适合安眠。

洛鸢睡着了。

再睁眼,面前出现了一张她喜欢的脸,就算是昏暗的室内也在发光的美丽。

现在那张喜欢的脸在朝着洛鸢温柔的微笑,道:“心情不好吗?安瑞说你怎么都不愿意出房门。”

洛鸢没有答话,她只是把手轻放在云素脸上,慢慢地吻上了云素的唇,舔了舔。

水蜜桃味。

露骨的挑逗,无言的默契,她们迅速地滚作一团,缓慢交缠的唇齿,互相作乱的手指,黑檀似的长发滑落肩头搭在她的眼皮上,让洛鸢想起遮天盖日扑棱棱起飞的白鸽。

不知何时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仍然播放着柔情千种的蝴蝶夫人,面对面的人似乎也含情脉脉,细细抚开了洛鸢脸上的长发对着她灿烂一笑。

“新口味的唇膏,甜吗?”

“太甜了。”

“那真是太好了,”云素笑得更灿烂了,“和我尝你一个味道呢。”


评论